接连半个月时间,剑帝宫上下愁云惨淡,诸多弟子还沉浸在悲伤的雾霾里。

直到半个月后,才渐渐地多云转晴。

郑纯钧期间来了陆尘这里一次,站在暗中观察少女曦,周身剑意流动,神色阴晴不定。

要不是陆尘的身份过于特殊,郑纯钧几乎都想出手干掉少女曦,把潜在的威胁扼杀。

站在郑纯钧的角度想没错,山海界如今面对天妖界的压力吃力至极,喘不过气来,无暇再分心面对其它危险。

上次少女曦身上爆发不详的死亡能量,让他都感受到一股威胁,如果那种能量面爆发,恐怕顷刻间就会让拥有百亿生灵的国度化作死亡地狱,若是大开杀戒,必定出现尸横遍野,万物灭绝的场景。

山海界如今已是危在旦夕,经不起其他界神秘强者的摧残。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如同陆尘所说,对方本性看起来天真善良,不像是会利用死亡力量到处灭绝生机的心狠手辣之辈。

最后郑纯钧离开了,带走剑帝宫一群至尊小辈,坐镇界城去了。

一头白发的陆尘坐在古松下,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少女曦,后者正在无忧无虑的采摘花草,编制花篮。

陆尘的眼神有些复杂,半个月前那恐怖的一幕还历历在目。

少女曦到底是装的,还是本来天性的一幕,如果是装的,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嘴含草莓清纯少女私房写真

可如果对方天性如此,为何又拥有如此恐怖的死亡力量。

“哥哥,送给你”少女曦编织好花篮,蹦蹦跳跳的来到陆尘面前,把手中一个精美的花篮送到陆尘的面前。

陆尘伸手接过,同时刮了一下对方的琼鼻,笑道:“小曦编织的不错。”

“师弟”这时,远处有人喊道。

两人并排走了过来,正是柳穆和宴子轩。

因为上次陆尘说他们去给宗贤送骨灰盒的时候带上他,现在两人决定启程前往宗贤的家族,便来找陆尘了。

“师弟,你的头发”两人看到陆尘的白发,皆一脸的异色,短短半个月不见,陆尘的头发怎么白了。

“白发好啊,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万众瞩目,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个崽”陆尘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旁边传来了一句话。

远处,另外一个白发人踏步而来,正是陆尘还没有化作白发的时候,唯一的白发男子裴忌。

距离上次从陆尘这里借走戮神剑,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裴忌今日来归还戮神剑。

“师弟,还你”裴忌来到面前,把戮神剑归还。

宴子轩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道:“师弟你借戮神剑给这货,这货居然主动还你。”

宴子轩就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可思议。

“子轩,我在你眼里是那种有借无还的人么”裴忌笑意盈盈道:“对了,忘记该喊我什么吗,你得叫我裴爷。”

裴忌心中则说道,妈的,这位师弟背后有一尊神凰女帝,我特么的敢不还吗。

宴子轩语气硬邦邦,不爽的吐出两个字:“裴爷。”

陆尘伸手接过戮神剑,两人的对话让他无语。

这真是一物降一物,犹记得在中州域刚见到宴子轩的时候,逼迫刀神殿齐阳叫他轩爷。

现在陆尘明白了,宴子轩是中了裴忌的毒,深受‘裴爷’的压迫,然后逼着外面的人喊他轩爷。

裴忌对着三人笑眯眯的挥了挥手,道:“对了,小界城我玩够了,该去主界城了,我决定去大梦天女所在的主界城服役千年,正好你俩也在这里,刚好道个别,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千年后再会。”

宴子轩和柳穆两人微微一惊,裴忌要去主界城了。

主界城可不比一般的界城,十分危险,别说裴忌才至尊圆满,就算是大帝一样有几率陨落在主界城。

柳穆眼神复杂的看向裴忌,幽幽叹道:“决定好了吗。”

“嗯,决定了”裴忌一脸认真的回道。

接着,裴忌又转头看向宴子轩,笑眯眯道:“子轩,我去主界城服役千年最高兴的应该是你吧,以后就没人欺负你了,对了,你得尽快走剑道规则成功,别等我以后回来还没成功,我特么的要取笑你一辈子。”

“我一定能成功的”宴子轩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个傻逼赶快走吧,看着你就烦。”

“傻逼”

裴忌的眼眸中闪过一缕危险的光芒,轻笑道:“可以,胆子又大了一分,都敢这样骂我了。”

“千年后再会”

裴忌到没有选择‘教训’宴子轩,很潇洒的转身离去。

“傻逼,你还是小心一点”宴子轩看着裴忌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裴忌去主界城了”柳穆眼神很唏嘘,开口道:“等给宗贤送了骨灰,我也得去界城了。”

“师兄,你…”

陆尘和宴子轩皆看向柳穆。

严格意义上来说,守护山海界,人人有责。

修为达到至尊境,就要去界城服役百年,百年过后就没有约束,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然后可以一直修炼到大帝境,到那时,就得签订帝者条约了。

柳穆浑身气质一变,至尊级气息扩散而出,同时他周身有一道剑意旋转,剑意的气息同样达到了尊级。

“双尊者”宴子轩微微一愣,随后惊喜的说道:“师兄,恭喜恭喜,境界和剑意竟同时达到了尊级。”

陆尘心中同样有波澜,柳穆师兄妖孽的有些可怕,境界达到了至尊境不说,剑意也达到了尊级初期。

就算柳穆现在是至尊境初期,但遇到至尊巅峰或者圆满的天妖一点也不虚,普通点的可随意斩杀。

至于遇到王族或者皇族纯正血统的天妖,打不过也能跑。

这就是双尊的可怕之处。

陆尘语气真诚的说道:“师兄,恭喜恭喜。”

柳穆笑着说道:“数月前我就已经成功了,本想请你俩聚一下,可没想到剑帝宫出现这等变故,只能推迟公布,另外你俩也得努力了,我在界城等着你俩的到来。”

柳穆说完,便取出一艘飞行法宝,沉声道:“走吧,是时候让宗贤落叶归根了。”

“嗯”宴子轩点头。

“小曦,走了”陆尘对着远处的少女曦招了招手。

四人踏上柳穆的飞行法宝,朝剑帝宫外飞出,送剑帝宫弟子宗贤落叶归根。

Tags:
9月 15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