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洞穴中,再度恢复了平静。

众人僵立原地,一脸的骇然。

那一群大真人,更是露出了忌惮之色,个个祭出了法器,可却没有动手。

那么短的时间里,这家伙竟然顺利冲开两窍,达到五窍之境,击败两名真正的金丹级人物,着实把他们震到了。

这等实力,实在太惊人了!

按理来说,开了六窍的天才,那才能与金丹比肩,但这家伙凭五窍就做到了,要真开了第六窍,那还得了。

是个变态啊!怪不得敢杀夜国那小子!

他们暗暗心道。

想起夜国那小子,他们不少人便嗤笑一声,有些幸灾乐祸。

“叫他嚣张,整一个二世祖!还真以为自己夜家很厉害啊!”

“就是!”

另类让他迷死你

他们小声嘀咕了一阵。

接着,又是盯紧了唐昊。

这家伙是厉害,但是,他们是断然不会放弃神骨的。

那猴子盯着唐昊,瞅来又瞅去,也有些忌惮。不时的,他蹙一下眉头,提一下臀,却是菊花又痛了。

“喂!哪来的?”

那猴子捂了捂屁股,冲唐昊喊道。

唐昊觑了猴子一眼,没理他。

“靠!比我还拽,小子,要不是我这里痛,我现在就打死!”猴子龇牙咧嘴,露出凶恶之色。

“对了,刚才不会是吧?”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死死地盯着唐昊。

唐昊白眼一翻,脸不红,心不跳地道:“我有那么下作么?”

“也是啊!”

猴子想了想,也觉得不是,毕竟这家伙也是个天才,天才都是有傲气的,怎么可能做出那等卑鄙下流的事来。

“那……把神骨交给我!咱两交个朋友,看成不成?”猴子又道。

“看我有那么傻么?”唐昊无语道。

“嗨!不都已经得到好处了么,开了三窍,差不多了,第六窍太难了,现在冲不开的,而那块神骨,只有我妖族才能炼化。”

“们人族是不行的,看,气机不稳了吧!把它留在体内,那就是个祸害啊!”

“这东西不炼化,逃不掉的,只要是妖族的人,都可以找到,我是先来的,后面还有好多人呢!不光金丹级的,结婴期的都有,他们不会放过的!”

猴子苦心婆心地劝道。

“只能炼化?”唐昊道。

“对!只能炼化,把这块骨,炼化成自己的一块骨,不过以们人族的肉身,那是绝对撑不住的。”

猴子道。

“怎么炼?”

“就跟法器一样呗,使劲地炼!”猴子随口答道。

“哦!”

唐昊应了一声,便决定先小小尝试一下,看看反应,当下,催动体内的气,朝着腹中的神骨涌去。

原本,那神骨还算平静,可这股气一靠过去,它就剧烈一震,绽放出无穷的金光。

唐昊心神随之一阵恍惚,隐约间,耳畔有震天的龙吟响起。

在他眼前,有一幕幕的画面闪过。

那是蛮荒的天空,一条巨大无比的生物在云间穿梭,身长千丈,不见尽头。它所至之处,狂风呼啸,暴雨如注。

它,就像是呼风唤雨的神灵,在天际翱翔。

这一幕,看得唐昊震撼无比。

那无穷的金光透体而出,照亮了整个洞穴,引得一片惊呼。

“这是怎么了?”

众人纷纷掩目。

而那猴子一呆,破口大骂:“我艹!疯啦!还真炼啊!”

猴子快疯了,眼前这个家伙,完不按常理出牌。

那金光越来越强烈,接着,山体就开始摇晃了,碎石簌簌而下。

“怎么回事?”

人群骚动了起来。

“他在炼化神骨,快,阻止他,不能让他成功!”猴子喊了起来,带头冲上,一棍砸去。

但是,这一棍还没敲到唐昊头顶,便被一层金光挡住了,接着,金光大灿,啊的一声,那猴子就被震飞,撞破洞顶,弹了出去。

一众大真人尝试了一下,可却皆被金光挡下。

山体摇晃得越来越厉害了,轰隆!轰隆!一座座山崩裂开来,从山体中,绽放出了灿灿的宝光,照亮了夜空。

那是应龙的骸骨,其长过千丈,一眼望不到尽头。

此刻,它就像是要活了过来一般,从群山的覆盖下,挣脱出来。

“走!”

见势不妙,一众大真人率先从头顶的洞掠出。

等众人远远退开,望着眼前这壮观的一幕,皆是震撼无比。

在远处,那武云城中,无数人抬头,骇然地看着远方那冲天的宝光。

“妈的!”

猴子从地上爬起,骂骂咧咧的。

他郁闷无比,本以为第一个跑过来,那肯定能收了神骨,可没想到杀出来这么个变态,把神骨给抢了。

“哼!撑死!炸死!”

他看向龙头那边,不停咒骂道。

骂了几声,哎呦一声,却是菊花血崩了。

这时,在龙头中,唐昊神游上古一番,终于回过神来。

他盘膝坐下,直接开始炼化。

他时间不多,必须尽快将神骨炼化。

“炼化……化作自身的一块骨?那放哪里好?对了,就放胸前!”

唐昊稍一沉吟,便拖动那块骨,朝着胸前而去。

随着气,以及魂识不断涌进骨内,这块骨便得越来越热,燃烧着他的血液,炙烤着他的骨与肉。

这种痛苦,撕心裂肺。

“不行,这么下去迟早要被烧死!”

唐昊有点明白,为什么那猴子说人族不能炼化这块骨了。

这骨太他么变态了,也只有妖族的肉身才能承受。

他能坚持到现在,也是因为开了五窍,肉身几度强化,要是换了个人,早就渣都不剩了。

唐昊心念电闪,突然间,灵光一闪,掏出一瓶丹,朝着口中灌去。

丹药下肚,化作清流散开,他的血液,血肉迅地得到了滋养,开始重生。

他身上没什么宝贝,就是储备的丹药多,以应付各种状况。

就这样,他的血肉在不断的炙烤中,生生灭灭。

而每一次,他的血肉都能吸收一点神骨中逸散出的精华,逐渐变得强大起来,他所受到的痛苦,也一点一点地减轻。

那一块神骨,也逐渐嵌入了他的胸前,与他的血肉融为一体。

Tags:
9月 15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