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这样嘛?我昨天晚上住在这里,我怎么不知道。”

“韩朝,你下次要是请客人吃饭,你提前跟我说说呀,你看我这买菜买少了。”

“柳总可是贵客,毕竟你们夫妻一场,这菜太少了。而且都是我最爱吃得,她也不一定吃得惯。”

夏玥也是笑了笑说道。

怪不得昨天韩朝隔壁有一堆人再搬家,敢情这柳青依是跟自己学习呀。

柳青依既然可以当着韩朝和自己的面说谎话。

那就不要怪自己来点更狠的了。

韩朝感觉很蛋疼,这夏玥真是信口雌黄。

卧槽,过夜这种莫须有的事情,都可以随便说的嘛。

尼玛,说得自己好像和她是小两口一样。

“韩朝,再去拿一双碗筷呀,再拿个杯子,家里来贵客了,总不能让贵客看着我们吃吧。”

韩朝刚想要说话为自己辩驳一下,夏玥直接说了一句话堵住了韩朝的嘴。

曹颖清纯优雅写真

韩朝感觉很蛋疼,这夏玥真特么狠。

自己这会该怎么办?

拿碗筷,那就证明了夏玥说得是事实。

要是不拿碗筷,那柳青依会不会觉得自己连一碗饭都舍不得给她吃。

说句实在话,柳青依听到夏玥说得那些话的一刹那间,肺都差点气炸了。

这韩朝真的是太过分了!

可是她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夏玥身上穿得很干净利落,而且也化妆了。

如果昨晚在这里过夜,韩朝的周末是如何喜欢赖床,她又不是不知道,这午饭又这么早。

夏玥应该是没出去的,在家穿成这样,还化妆,这就有点不科学。

所以,夏玥一定撒谎了。

看见狗男人那副很为难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八成是没猜错。

不要低估女人的智商,尤其是在面对情敌的时候,更是如此。

“既然以后大家都是邻居了,我就不客气了。”

“韩朝,那就麻烦你帮我拿下碗筷,再拿一个杯子。”

“就像以前你帮我拿杯子和碗筷一样。”

柳青依觉得自己要沉住气。

这时候,自己要是大闹,反而落了下乘。

所以,自己应该要大大方方的坐下来吃个饭,静观其变。

退一万步讲,就算夏玥真的和韩朝昨天晚上住在一起了。

她就是抢也要把韩朝抢过来。

她要让夏玥明白被抢是啥滋味。

韩朝以为自己听错了。

卧槽,柳青依竟然没把这一桌子菜给掀了。

夏玥也是感觉柳青依今天发挥有点超常。

她本是想气气柳青依,最好让这个女人当场发飙。

让韩朝知道,自己这样的女人才是真的叫女人。

柳青依那种不过是一个脾气很臭的公主,不值得韩朝再吃回头草。

韩朝觉得两个女人都让自己碗筷,那自己这会拿碗筷,应该没有错吧?

只是为什么自己感觉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呢?

两个女人看着韩朝去厨房拿碗筷,各自心里都是有各自的盘算和打量。

韩朝递给了柳青依一副碗筷,顺便给她拿了一个高脚杯。

“还是以前的那种感觉。”

柳青依笑了笑说道。

韩朝感觉瘆得慌。

这柳青依太太太反常了。

莫不是脑子瓦特了?

夏玥这会心情不太好了。

自己的计策没有实施到位。

这是韩朝给自己做得菜,凭什么柳青依就可以坐下来吃。

再说了,这菜还是自己洗得呢?

这柳青依也是真不要脸,她的高傲呢?

这样的饭她也吃得下?

都离婚了,天天往前夫家跑,有意思嘛?

不过这会她也不好借这个事情发挥。

毕竟刚才是自己留她吃饭的。

这要是用这个借题发挥,岂不是让韩朝看扁了自己。

韩朝有点搞不懂这两个女人是搞什么把戏。

他感觉人生有点不可思议。

柳青依、夏玥,她们竟然跟自己这么看起来很和平的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尼玛,菜是夏玥洗的,自己炒的,然后多出来一个柳青依一起过来吃。

气氛有点尴尬,韩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场合多说多错,万一一言不合,桌子被掀了,那多不好。

“韩朝,我记得你以前特别喜欢吃河虾,可是你总是喜欢给我剥。”

“来,多吃点这个,你看看你,我才跟你分开这么点时间,你都瘦成啥样了。”

柳青依夹了一个河虾,然后顺手剥了虾壳。

直接用手将虾肉放到韩朝碗里。

如果是以前韩朝会觉得这样的柳青依真好。

但是今天她突然这么做,他反而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夏玥看了看柳青依,又看了看韩朝,她瞬间心情就不好了。

这个柳青依真特么不要脸,动不动就以前怎么样。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韩朝,那天我做的红烧牛肉,我看你挺喜欢吃,来,多吃点牛肉。”

“多吃点牛肉,对身体好。”

夏玥也是当仁不让,往韩朝碗里夹了几块大牛肉。

这柳青依真特么会睁着眼说瞎话。

韩朝哪里瘦了,明明还是和以前一样,可好。

刚才的虾肉还没吃,这会碗里有多了一些牛肉,韩朝感觉很蛋疼。

这特么自己是吃呢?还是不吃呢?

是先吃牛肉呢?还是先吃虾肉呢?

尼玛,吃个饭,都不安分,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夏小姐,我能问你个问题嘛?”

柳青依看了看夏玥夹牛肉给韩朝,突然放下筷子,对着夏玥笑了笑说道。

“柳小姐是客人,只要是夏玥知道的,一定如实回答。”

夏玥也放下了筷子,笑了笑说道。

韩朝看看这两个女人一脸的淡定,他倒是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了。

尼玛,吃饭。

韩朝牛肉不敢吃,虾肉也不敢吃,直接吃了一口白米饭。

柳青依就听不惯夏玥这种以主人自居的态度。

她柳青依和韩朝一起睡觉的时候,夏玥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就买了一套房子在韩朝边上,舔着脸天天这样子跟在韩朝后面,就当自己是韩朝的老婆了?恬不知耻。

“夏小姐既然昨天晚上在这里过夜,你可知道韩朝的胸前有几颗痣?”

她夏玥的言下之意不就是说自己和韩朝睡过嘛?

睡没睡,柳青依现在不敢轻易下结论,但是她只要一试就知道了。

韩朝听柳青依的这个问题,差点没喷出一口饭。

卧槽,这柳青依倒是真敢问。

不过,只要一问,他韩朝和夏玥之间的清白,就很自然的水落石出了。

夏玥一听柳青依这个问题,并没有急着回答。

这个柳青依真特么不要脸。

不就是想知道自己和韩朝睡没睡过嘛?

顺便还想对自己显摆一下,她柳青依和韩朝之间的那点事嘛。

她以为她这样就能打击到她夏玥了?

ps:今天又是干了一天苦力,吃完饭洗完澡,已经八点半了,今天两章字数比较少,仅仅达到勤标准。对于我这种扑街,勤是大头,再累也要坚持更新……

Tags:
9月 15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