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进入腊月了,这一日阳光甚好,天气回暖了不少。

温暖回到竹制的房子那里看看,稻秧长得如何了。

竹制的房子并没有拆除。

一家人对这房子有感情了,不舍得拆。

只是用高高的围墙圈进了新房子里,算是另辟了一个院子用来种养生蔬菜。

鸡舍,猪栏,牛栏,马厩等养牲口的地方都建在这里。

而竹房子正好用来存放农具等杂物也可以劳作累时休息用。

还可以在这里风干腊肉,菜干等东西,挺好用的。

稻秧已经长高了不少,可以插秧了。

温暖对正在给竹房子多铺一层稻草的温家瑞道:“爹,你将那一亩良田整理出来吧!是时候插秧了。”

“好!”

下午,温家瑞带着三个儿子,便按着温暖的要求,整理田地。

少女玫瑰

村里的人看见了,又问他种什么,听他说插秧,都觉得他疯了!

冬小麦其他地方还听说有人种,冬水稻?温家瑞这是银子烧得慌没处花,如此浪费粮种!

温家瑞也没有理会别人说什么,他用牛犁好地后,第二天父子几人从河里挑了几十担子水,做成水田。

吴氏,王氏和温暖几姐妹已经将地里的秧苗拔起来了。

吴氏带着三个女儿一人一担,将秧苗挑到田里。

王氏留在家里做饭。

三姐妹卷起裤脚,准备下田插秧。

温家瑞赶紧拦着:“不用你们,燕娘你带着孩子回家做饭吧!天气太冷了,泡在水里对身体不好。我和淳哥儿他们来就行了。”

吴氏也知道女孩子大冬天的泡在水里不好,便招呼几个女儿:“咱们回家吧!”

温暖便道:“娘,咱们回去在竹房子那边再整理一块地出来做水田,不用太大,一分地左右就行了,我想做试验田。”

“好。”

“将地翻了就行了,剩下的我忙完这块田回去弄。”温家瑞叮嘱。

“好。”吴氏应下。

几人回了家整理出一分地,田垄堆得高高的,挑了几担水,做成了水田的样子,等温家瑞几父子忙完那一亩田,又回来插上了稻秧。

这一分地,温暖打算在最冻的时候会做适当的保暖处理。

此外温暖还用二十个花盆分别种了几株水稻在上面,到时候做耐寒测试实验,看看这次改良的水稻到底有多耐寒。

接下来的日子温暖每天早上做好早饭后,都会去田里看看,记录一下水稻和麦子的长势。

她专门做了一本册子来记录。

这一天做完记录回家的路上,正好看见老宅家放鞭炮。

两辆马车停在老宅的门外,其中一辆是姑奶奶家的马车。

温暖基于好奇,探头看了一眼。

院子里一片欢声笑语。

“嫂子,婉姐儿太争气了!这次以第一名的成绩入选,你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朱氏笑不拢嘴:“婉姐儿自小聪明,像我。”

小朱氏扭转头抿了一下嘴。

县丞夫人:“听我表哥说,这次千秋宴竞选,单是琴技比赛就有一百多人,皇上非常重视,还派身边的太监李总管来监看。

结果快出来的时候,皇上还带着几位皇子亲自来了!本来温婉抽到最后的签,我表哥觉得希望渺茫!谁知温婉一曲,场动容!

这时皇上来了,正好听了一半,然后点名让温婉再弹一次,听完后满意的点头连说了几个好!!婉婉真是了不起!”

小朱氏激动的问道:“皇上真的说好?”

“当然!我表哥亲自来信说的!哈哈……连几位皇子对温婉的琴技也是赞誉有加呢!温婉能够打败京城那些贵女和整个纳兰国各地选拔上去的姑娘,拿到第一,还得到皇上,皇子们的赏识,实在了不起!以后啊,恐怕贵不可言!”

小朱氏心中一脸欣慰。

定了!

婉姐儿得到了皇上,皇子的赞赏,还怕没有那些天潢贵胄赏识?

毕竟皇上和太后都喜欢听琴曲。

皇上登基以来,每个千秋宴上琴弹得好的姑娘,都嫁得不错!

连日来在四房那里受的冷气,被四房一家压了一头那郁结的心情总算散去!

总算不用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了!

郭倩妮心中也是高兴的,温婉若是能入宫为妃,或入了某个皇子的眼,那以后自己的相公就前途无量了!

哪怕是嫁给京中某位大臣,对相公以后中举后也是大有益处。

正在她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幻想中,她眼光余光看见有人在门外经过,不由看过去。

正好看见温暖走过并且看进来,她笑着对温暖招了招手:“暖姐儿啊!进来玩玩吧!正好婉姐儿有好消息传回来。”

温玉一见是温暖,脸色一变:“嫂子,别乱叫!你忘了遇见这瘟神一家子,咱家都没好事!”

之前害她没能拜师成功,上次还害他爹得罪了好几个富商!

这阵子送出多少礼,请人吃了多少顿饭?

温玉匆匆跑过去“砰!”一声将院门关上!

“呸!呸呸呸!送走瘟神!”

温玉是怕了!

上次徐大师都找上门了,就因为请了王氏来,她的师傅都跑了!

每次都这样。

太邪门了!

她担心温暖会走进来,然后自己姐姐的千秋宴都毁了!

这是他们家飞黄腾达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能毁!

呸呸呸,想什么呢!

那瘟神没进来!

一定不会的!

温玉对郭倩妮和小朱氏道:“大嫂,娘亲你们从现在开始千万别接近那瘟神一家了!也别请他们家任何人来咱家!你们没发现,有他们在总没好事?姐姐的事不能毁了!”

朱氏脸色一变:“对,别去!那贱种一家特别克咱们,邪门着呢!”

她得让温老爷子,老三家都不许去!

老三两口子总爱往那边跑,这么多年被克得蛋都没得下一只!

他们要是敢去,那就别住在这里了!反正已经分家出去了!

小朱氏想想也觉得是:“放心,不去了!”

郭倩妮也点了点头。

之前过去是想找机会打探那十七哥是谁,顺便结交一下。

那人的身份不一般,一定是个贵人。

现在,温婉得到皇上的赞赏,没必要了!

这天下间再尊贵能比得上皇上么?

温暖看了一眼紧闭的院门,翻了个白眼,继续往前走。

Tags:
9月 15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