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什么?”

看着裂缝中密布的眼睛,程海的心头不由得一沉。

这个熟悉的场景让他想起了当初的梦境蠕虫,这密密麻麻的眼睛,正是深渊一方的标准特征啊!

难道他的小动作被他们察觉了吗?!

而让程海没想到的是,瘦长鬼影此时也是一脸的懵。

这谁啊?

我不认识啊?

难道又是男巫搬来的救兵?

我为什么要说又?

就在两人都紧张不已的时候,那些眼睛仿佛看腻了,裂缝缓缓地合了起来。

一如,

它从来都没有出现一般。

甜美笑容女孩夏日风情尽显纯真

程海:“……”

瘦长鬼影:“……”

走了?

没有表明任何态度,

就这么看了一眼走了?

这让他们的心头都升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被圈养起来的仓鼠,刚刚只是被主人打开笼盖看了一眼,渺小又无力。

或许那就是神吧。

蝼蚁的生死与我无关,我只是因为好奇才过来看你们一眼。

正感慨着,程海的心头突生警兆,猛然回头。

瘦长鬼影还在被血炼大阵炼化着,可没时间像他一样发呆。

数十米高的狂风凭空而起,还未被炼化的鸦尸被卷入其中,黑压压的一大片,遮蔽了天空!

“被抽走了那么多力量,居然还有如此威势……”

程海心头一沉,周身也有妖风卷起。只是比起鬼影那声势浩大的龙卷,他的风就显得袖珍多了。

在如此大的差距一下,他也没有和鬼影硬扛的打算。

只见他以法杖为弓,右手虚拉,扯出了一根透明的弓弦。他的身体后倾,拉出了一个满弓,肆虐的妖风顿时如同被拉了塞头的水池一般,旋转着涌入了法杖之中。

一支由狂风凝成的弓箭在程海的手中显现,嘶鸣不止。那锐利的气势未发而至,刺痛着鬼影苍白的脸。

他看向了上方,忽然觉得事不可为。

这一箭,非同小可!

就在这时,禁忌之眼忽然显现,看了程海一眼,并传出了惊慌的情绪。

“你怎么了……”

程海刚要发问,却感觉大脑一痛,一口鲜血当即喷了出来。

禁忌之眼攻击了他!

嗖!

程海再也控制不住手中的箭,失手射裂了天穹。

禁忌之眼异常懊恼——对不起。

“没事,振作起来……”

程海摇了摇头疼欲裂的大脑,连声安慰。

他们之间配合了这么久,有着自己的默契。禁忌之眼不可能会背叛他,肯定是瘦长鬼影在搞鬼。

只是禁忌之眼的情绪却异常低落。

为了不再让鬼影控制自己,他主动切断了和程海的联系,封闭了自我。

“禁忌之眼,你……你好好休息吧……”

程海抬头望向天空,面色无比地阴沉。

由于风神箭的射偏,呼啸的龙卷风只被削减了三分之一,依然致命。

而现在,这风已来至跟前,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发出第二箭了。如果抵消不掉这股吸力,他必然会被拉上天空,然后撕成碎片。

“你彻底惹火我了!”

程海的眼神骤然冰冷。身后,景门和生门齐齐洞开,弥漫的血雾也在同一时间向着中心汇集。

失去了禁忌之眼的辅助,大阵的能量传输本就慢了一截。程海再这么一调整阵势,鬼影受到的压制顿时少了很多。

身上的黑气一阵涌动,两根金色锁链被他腐蚀而断。

只是做完此事之后,他的肩膀微微耸动,已有疲态显露。

他可不比那只大闹天宫的野猴子,在炼丹炉里呆个七七四十九天还能活蹦乱跳。

承受了判官的临死反扑,又被血炼大阵祭炼了五六分钟,瘦长鬼影的身材已经不再高瘦,变成了正常鬼影。

这种情况下,他可不敢再分化身体逃离了,否则只会消失得更快。

他抬头看向笼罩着方圆百米之地的金光大阵,思考着退路。

虽然在a级神降的操控下,八门金锁阵的威力更上一筹。但由于金钱所限,炼制阵旗的材料也比较一般,能控制重伤的秦判官已经很勉强了。

当然,鬼影现在的处境比刚才的判官好不到哪去。但他和秦判官不同,只要他能将这个阵法打开一个缺口,舍弃一部分身体逃离这里,以他的特性,很快就可以恢复过来。

所以,只要打开一个缺口就可以了……

“给我消失!”

操控着红雾吞噬了漫天的狂风,程海的嘴唇有些发白。

也难怪瘦长鬼影能和血月和亚勒斯这种战绩的怪物排在一起,刚才那道龙卷风要是发生在城镇或者乡村,那绝对是一场严重的灾难。

这家伙的力量已经被抹消了一半啊!

“咳咳……”

程海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眼前的景象有些发虚。

自己的身体变强后,和自己签订了联结契约的禁忌之眼也会有所增益,刚才那一下,伤得可不轻!

再加上控制两座大阵的消耗,他的身体已经快到强弩之末了。

a级对抗s级,还是过于勉强了些。

铛!

又是一道清脆的声响,瘦长鬼影身上的锁链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他张开了嘴巴,里边涌出了一群幽黑的飞虫。

那些虫子大约只有拇指大小,通体黝黑,两颌宽大,口器之间洋溢着奇异的波动。

虽然男巫的本子里记录的东西有限,程海叫不出这些虫子的名字。但从这些它们啃噬阵法时反馈的波动来看,这些鬼东西似乎是专门吞噬结界而生的。

“这家伙想逃!”

程海目光一凛,正要控制血炼大阵消灭这些虫子,可入手处却忽然一轻,判官的尸首已化作了粉末!

“该死的!”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尸首能量的耗尽,让他的处境简直是雪上加霜。

鬼影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不禁大喜。

这该死的阵法终于要停止了!

等他逃出去以后,他一定……不会再来华国了。

这里的人都是怪物,一个比一个恐怖!

看穿了鬼影的意图,程海查探了一番所剩无几的法力,食指微微颤抖。

反正身份暴露后,他的下场也是死,已经没有了心存侥幸的可能。

最后一张底牌,该掀开了!

于是,程海再次张开双臂,目露慈悲之色,以大贤良师的身份向苍天祈求!

“黄天再上,佑我华夏。吾愿以吾之血,血炼此僚!”

Tags:
9月 15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