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宁爷啊!青姨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要听我的,也不会有这档子事。”

赵灿在后花园打电话,瞄了几眼在屋子里和武空空一起逗宠物的青姨,“反正我和曲麻子也是朋友,我想办法劝劝青姨,但是前提是有没有贪污公款的事,要是有的话,我可不干。”

“我去,你傻不傻,试问一下这世界上那个人物经得起调查,就你家青姨经得起吗?一查还不是一箩筐的事。曲麻子都哭死了,你悠着点,劝劝青姨。也不知道那个老太婆搞什么名堂,没事去跳跳广场舞不行吗?”

“咳咳咳….这个…..你家爷爷也还不是一样没闲住,当幕后大佬。”

一听这话,宁阮就不高兴了。

“赵灿你什么意思,你现在是要为了我爷爷和你姨婆,你要跟我翻脸了是吗?”

“没有,我就说说而已,怎么可能翻脸,上辈的事也轮不到我们管。”

“你以为我想管吗?是你家青姨无缘无故挑衅。”

“行行行……别抱怨了,一个巴掌拍不响。”

“你!”

“宁阮。”

“干嘛?”

气质养眼美女蕾丝长裙森系清纯写真

“听说你最近喜欢上佛经了?还遇到个和尚,我跟你说现在的和尚很多就是假的,上次我就遇到一个假和尚。”

“不想跟你说这个,你先帮我摆平曲麻子父亲的事情。要不然你以后别找我说话。”

“为了一个外人你至于牵扯到我们两个人吗?”

“我们两个人,我们两个人是什么啊?”

“呃……如外界传言你宁爷是我的女朋友,而我就是为一个能够驯服野兽的男人。”

“野兽?你才是野兽。乱七八糟的新闻以后少看。花心大萝卜,赶紧去劝劝青姨,我爷爷都被气得脸都绿了,要不是想着她是个女人,我爷爷早就反击了。”

“劝青姨之前我问一下,你爷爷和青姨到底有什么仇啊?至于这几十年一直耿耿于怀?”

“不知道,都没人提起过,也都不敢提,我小时候问我父亲,他知道但是从来不告诉我。但是都那么久了,不至于这么记仇吧。”

“女人都记仇的。”

“赵灿你什么意思,瞧不起女人啊?”

“我去,宁阮你这又是哪跟哪儿啊,我没瞧不起啊。”

“谅你也不敢。”

“对了,你来不来江宁,很久很看到你了。”

“不来,不想看到你。”

“那好,再见,一辈子也不用见面了。”赵灿挂点电话,返回房间,来到青姨面前。

青姨摸了摸兔子,对赵灿说:“有话就说,别憋着。”

“曲书记的事……”

“宁阮打给你的?”青姨说,“没问题自然是要放,有问题自然是要关,告诉宁阮,小孩子家家的老老实实就行,别管太宽了,你也是多关心自己的事,别一天天的跟个万金油似的,到处送温暖。”

噗嗤!

武空空被青姨这话逗笑了,默默竖起大拇指给青姨点赞。

赵灿无语:“行,我不问了。”转身下楼。

“去哪儿?”青姨问。

“晚上有聚餐,空空陪你吃就行。”

“晚上回来吗?”

“当然要回来,我不回来我睡哪儿?”

“我哪知道你睡哪。”青姨说。

“走啦,拜拜。”

“小师叔记得回来的时候在蛋糕店给我带块蛋糕。”

“OK”

赵灿给宁阮发了一个苦瓜脸,表示自己尽力了,青姨不听。

宁阮回复一个心碎的表情,然后语音一句[哎!缘尽了]

[是你说的缘尽了,拜拜]

[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你找不到下一个了,开局就是我赵灿这么高的标准,把你眼界也抬高了,你找不到了,除非降低档次]

[自恋,我宁爷找不到男人,我难得就不知道去找女人吗?啊!]

[宁爷牛掰啊!在下甘拜下风]

[记住我找女女了,那一定是你害的]

[所以说啊,还是还是别当什么宁爷了,就当我的宁阮就行了]

[谁是你的宁阮,别乱喊啊,信不信我发给那条鱼,别忘了我有她微信]

赵灿笑了笑,上述对话真真假假都有,不过赵灿和宁阮都能知道那句话是真心的,那句话是假的。

[好了,还是那句话,我得先搞清楚他们之间的矛盾在哪里,然后才帮得上忙,呵呵,刚才青姨说我是万金油到处送温暖]

[你本来就是万金油到处送温暖,都快成海王了]

[哎,海不海王我不在乎,在乎的是身边的朋友找我帮忙,我都会帮的。还有你在我心中不是宁爷,是阮]

[哦,我截屏了,我马上发朋友圈,看看能不能得到鱼幼薇的点赞]

[发吧]

[好了不聊了,我去安慰曲麻子了]

[嗯,冬运会后就要放寒假了,到时候我去魔都请你吃饭]

[截屏为证了]

[不用截屏,我会来的,要不然你就成望夫石了]

[你才是望夫石,我才不在乎你来不来]

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赵灿来到了蛋糕店才结束。

进去之后,先让王小花帮忙做了一个蛋糕,想着晚上回去可能有点晚,于是找了跑腿的送回黑珍珠。

今天关门比较早,晚上七点钟才关门。

小花邀请了雪儿一起去家里吃饭,但是雪儿最近交了男朋友,约好去看电影,也就没去了,雪儿的男朋友骑着电瓶车来接她,他是私底下知道雪儿的老板是那个江宁的富少赵灿,相当激动,看到门口停着的那辆马丁,羡慕的看了看马丁,递上一支黄鹤楼香烟给赵灿。

“谢谢,我不抽烟。”

“哦。”雪儿男朋友也把烟收回去,他也没抽。

雪儿怼道:“你看看你挣不了几个钱还一天天的抽烟抽个不停,我们老板那么有钱都不抽烟,以后戒了吧。”

赵灿笑道:“雪儿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不抽烟是我不会抽,跟钱多钱少没关系。”

雪儿说:“我就是激励他存钱,一天一包烟20几块钱,一个月就六七八块钱,一年六七千,十年下来……”

“停停停,我以后不抽了行吧。”

赵灿也笑道:“雪儿我听你的意思你们小两口钱不够,你想让我给你涨工资?”

“嘻嘻嘻,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赵灿道:“涨,给你涨一千块工资,小花听到没有给雪儿涨工资。”

“涨一千啊?那干脆让她当店长得了,我都快穷死了。”

“穷什么穷。”赵灿拿出手机操作一番,王小花的银行短信响了。

雪儿和她男朋友一惊,羡慕不已,这一言不合就打钱还真的帅。

雪儿私底下和他男朋友谈话的时候就说过,老板是赵灿,老板不在乎这家店赚不赚钱,以前的CC喜欢开就盘下来了,现在CC去意大利了,王小花在管理,反正就算过家家就行,一个月亏个二十三万,赵灿理都不理,反而笑呵呵的说这个月比上个月少亏10万,你们两个越来越厉害了。

雪儿凑上去一看小花的手机,惊讶道:“80万啊!老板你好腻害。”

王小花:“我退给你,我又不是在哭穷。”

赵灿:“不用,就当给你们的呃…..融资,对融资,我第二轮融资你们蛋糕店。”

雪儿说:“小花姐,我们明天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吃冒菜了。”

小花说:“吃吃吃一天天的来到店里第一件事就想着中午吃什么,服了你了。赶紧把地拖了下班。”

赵灿对80万毫无赶紧,旁边雪儿的男朋友则感到暴击,真是差距啊,我这一辈子或许都赚不到80万,对他们而已80万就像是80块钱一样扔了就扔了,女孩子开心就行,钱不钱的无所谓。

男朋友这才找个话题问赵灿:“赵公子今天没开毒药啊?”

雪儿埋怨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男朋友,觉得这话有些唐突了。雪儿的潜意识你还是老观念认为和赵灿这样的富少说话还是得三思,谨言慎行才对。

赵灿倒也不觉得又什么,很平亿近人。

“昨天借给映山岭秀当车展了,你也喜欢车?”

“嗯,我是修车的,对车特别喜欢。”

“修车的,那好啊,雪儿你怎么不早点说你男朋友是修车的,我以后车坏了就送到他那里去修。”

“老板,他修大众,比克,这种车的,你的超跑他会修吗?摸都不敢摸,摸坏了,他还不得跑路。”

“哈哈哈,哪有那么夸张,都是车而已。”

“你那不是车,是危险品,弄坏了就倾家荡产。”

“……”

雪儿和王小花收拾好卫生后,关上卷帘门。雪儿坐上电瓶车后,说:“老板,你以后有什么生意帮忙多多提携一下我男朋友,让他多赚点钱,才好娶我。”

“放心,为了你的幸福,我一定会多多关照你男朋友的。”

“谢谢老板。拜拜,小花姐加油哦。”

电瓶车远去,恋爱中的人总是对未来充满了憧憬,雪儿就是。

“加什么油?”赵灿问。

小花坐进副驾驶,“雪儿让我加油追你。”

“哦,呵呵。”

启动马丁离开。

“阿灿这八十万我不收,真的,我还给你。”

“哎,80万而已,你一个当店长总不能包里没钱吧。”

来到巴黎阳光地下室。

赵灿从后排提着水果。

电梯里王小花说:“阿灿,我爸妈不知道这套房子是你送给我的,我说是我自己的钱按揭的。”

“嗯,知道。”

“我会努力赚钱把房子的钱还给你的。”

“哎,一套房子而已,一百多万,我现在是真的不在乎。”

“我在乎,我不想这样,送房子像什么话。”

“那行吧,你以后把钱赚够了再还给我吧。”

“你说的那么轻松,你这表情是觉得我赚不到?”

“没有,你那么漂亮,一定能赚到,呸!我不是那个意思。”

“哎!这…..又是送房子又是送钱的,我这是被你赵大公子包养了吗?”

赵灿笑道:“就这点钱就算包养了?你也太不值钱了吧?”

“你。”

“开玩笑的,都是从小光着屁股长大的,都过上好日子就行。”

“谁跟你光着屁股,烦。”

“哈哈哈哈……我唐突了。”

叮咚——

电梯到了25层。

门是开的,能听到里面正在炒菜。

赵灿笑呵呵的走进去。

“阿灿来就来嘛,还提什么水果。”

“叔,阿姨,好久没见你们了,越来越年轻了。”

“哈哈哈,阿灿越来越好说话了,站好让叔叔看看你。”小花的父亲王刚打量赵灿,“小子可以嘛,越来越帅了。”

“一般般啦。”

“你先坐,还有个蔬菜马上就吃饭。”

“嗯。”赵灿在餐桌前坐下,也不客气的先尝了一块鸡肉:“阿姨你做的凉拌鸡还是那么好吃。”

“喜欢吃待会多吃点。”

此时王小花也从卧室换了居家的服饰走了出来,长发盘在脑后,越来越有家庭主妇的感觉了,去厨房那碗筷出来。

蔬菜上桌,四人各做一方。

王刚拿出白酒就给赵灿满上。

“晚上没事吧?陪叔喝两杯。”

“我没事,我也很久没陪叔喝酒了。”

王刚一拍脑门:“哎呀!早知道把苏大强叫上,今天这一忙活我完了。”

赵灿说:“改天,改天我把苏叔叫上,我们再聚。对了,就我们四个人啊,没其亲戚呢?”

王刚说:“第二轮了,你们晚上才下班有空来,中午其他亲戚来吃了午饭,各自都有事,就没吃晚饭。今晚是特意为你摆的。不过你放心哈,这可不是剩菜剩饭。”

“叔,瞧你说到那你去了,在你家你吃饭,剩菜剩饭我都吃得香。”

“哈哈哈,你这小子嘴真甜。来走一个。”

端起酒杯小酌一口。

“阿灿夹菜啊!夹啊!”王刚热情的招呼赵灿,赵灿尴尬的纹丝不动,侧头看向王小花。

正在啃鸡爪子的王小花这才想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现在成杨过了,你这就去给你拿勺子。”

赵灿把手从衣兜你拿出来,王刚两口子才注意到赵灿的手受伤了。

王刚是个粗人,也不拐弯抹角,端起酒杯说:“我跟你说,这受伤了就是要多喝酒,舒筋活血才好得快。”

“是吗?”

“瞧你这话,叔还骗你不成?来干了。”

“爸,阿灿喝不了那么多酒。”小花道。

“没事,我酒量还可以。”赵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继续满上。

赵灿心说这日子三天两头的喝酒,自己都快成酒仙了。

“叔你现在还在以前那家轮胎厂当搬运工吗?”

“拆迁后小花觉得太辛苦了,就让我别干了,多保养身体,等着养身体领工资。”

“哦!”赵灿点点头,他们灵溪村拆迁后,社保是部买完了,王刚他们这个年纪就只需要等两三年退休年龄一到,两口子就领退休工资,两个人加起来也有四五千块钱,还是很不错了。

王刚说:“我闲不住的人,之前上班的轮胎厂晚上需要守夜人,3000块钱一个月,就晚上去守夜,躺着赚钱,我当然就去了。”

噗嗤——

咳咳咳——

赵灿听到躺着赚钱,突然就呛到了。

一旁的王小花看到赵灿那副被呛得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十分无语,哎,说起来都说泪啊。

默默的倒了一杯水过来给赵灿喝下去。

咕噜噜的喝下一杯水,终于舒坦了。

用王刚的话来说就是去睡觉,躺着赚钱。

一觉醒来100块到手,不香吗?

Tags:
9月 14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