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一圈之后,顾云却发现只有沈月一个人坐在原地,之前还在与她交谈的王碌已经不见了踪影。

教练的滑雪板和滑雪杖还留在原地,看起来像是仓促离开的。

“王碌呢?”

“被救生员抓走接受调查了。”

沈月淡定地说道。

她并没有利用基金会雇员的身份保下王碌,事实上沈月十分支持救生员们的行为,她由衷地认为王碌应该好好冷静一下,不要沉浸在不切实际的幻想当中。

曾经怀有如此念头的人们,最终都成为了雪女居所的冰雕,《超自然百科书》已经无数次表明人类与妖怪之间的爱情故事,是不会有好结局的。

更何况方才王碌的疾呼严重破坏了滑雪场的氛围,并且给未成年的小朋友们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出于各个层面的原因,他都应该被逮捕归案。

“……我去找他。”

玖对此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她掸了掸衣服的上的积雪,径直朝着员工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顾云不由地注视着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这才一两个星期不见,这位神族的勇士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不但能量层级没有丝毫的提升,反倒是学会了家务、去保卫处领人等无关紧要的技巧。

五官清秀长发美女夏诗洁碎花连衣吊带裙写真图片

“顾云哥,我们也该去工作了。”

沈月提醒了一句。

滑雪也就图一乐,他们天还没亮就上了高铁的目的,是为了来调查超自然事件的。

之所以喊顾云体验滑雪的乐趣,主要也是在深山行动时,有了滑雪板要更加方便一些。

“事情的起因是一起失踪事件,32岁的男性缆车电工在去深山维修仪器时失踪,几天后,负责调查的低级基金会雇员在山洞里发现了已经破碎的人形冰雕,冰雕的身体已经缺少了大半,不过他们推测山洞里的冰雕就是失踪的缆车电工。”

虽然关于雪女的传说后来也演化出了许多不同的版本,但是这所有的传说中都有一个共同点——雪女会将心仪的男性带回自己的巢穴制作成冰雕以供观赏。

缆车电工的死状和雪女的传说十分相似,因此低级雇员提交的书面报告中,认为失踪案涉及到的超自然生物,是民间传说中的雪女。

“雪女虽然在各地拥有许多粉丝,但她的危险评级一直都是上位级的妖怪。”

美貌动人,却能在一瞬间将人冻成冰雕,“成年的雪女更是能随意地掀起一场猛烈的暴风雪。”

“成年的雪女?你的意思是雪女不只有一个?”

顾云愣了一下,在此之前,他遇到的绝大多数恶灵都独一无二,一旦被消灭就彻底灭绝了。

“不仅不止一个,而且近一百年间,世界各地都出现过关于雪女的报告,在一部分民间传说中,雪女会将冰雪捏成人的形状并且赋予她们生命,《超自然百科书》里讲这些‘人偶’称之为雪童子,当她们的能量成长到一定层级之后,就会变成民间传说中的雪女。”

沈月所有关于雪女的认知都只能基于理论,书和资料上都只是描述了一些笼统而模糊的概念,事实上还从来没有人在见到雪女之后存活下来,并将关于雪女的具体情报带回当地的超自然事件的处理机构。

正因如此,关于雪女的许多概念也只能借鉴各地不同版本的民间传说。

“也就是说,一会儿我们可能会遇到很多雪女?”

顾云问道。

“那倒不会,资料上限时一片区域往往只存在一个雪女,待雪童子长大后,她们的‘母亲’就会离开这里,前去别的地方。”

“这是什么习俗?”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呀,吸血鬼和狼人部族里也有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古怪仪式……喏,我们到了。”

沈月依照手表的定位,一路来到了X市雪女最初被发现的位置,同时,也是那位32岁电缆工人遇害的地点。

呈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很浅洞穴,站在洞口都能一眼望得到底的那种。

电工的冰雕残骸已经被雇员回收后进行检验了,此刻的山洞里什么都没有,顾云进去走了一圈之后,发现洞穴里并没有人留宿过的迹象。

而且这简陋的环境,看起来也根本不像是雪女的巢穴。

“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顾云忍不住发问,因为这里看起来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洞。

“定位不可能出错,难道是出于某种原因,雪女并没有把这次的被害者拖回自己的巢穴?”

话音未落,不远处却传来了滑雪板的声响。

“小心,有人来了。”

站在洞**,沈月已经能隐约看见正在快速赶来的小队。

小队一共四人,身上都穿着统一的红色滑雪服,标准的护目镜和口罩遮住了面容,她没有犹豫手握亚空切割在面前一划,转眼间,两人便已出现在了洞穴附近的雪丘后面。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几个人绝对不是路过的滑雪爱好者,为了来到这里,她刚才和顾云至少无视了三个“前方危险”的告示牌,又在滑雪场拉起的安线外前进了很长一段距离。

四人停在了山洞前,离近了之后,沈月也看清了四人其他的“装备”。

除了滑雪套装之外,每个身上都携带了一把霰弹枪,腰间还别着一把渡银匕首。

普通游客,可不会滑雪的时候身上还挂着霰弹枪。

“你是不是看错了?”

其中一人开口问道,“这里明明什么人都没有啊。”

“不可能看错,从体型来看是一男一女,他们刚才绝对就在这个山洞里。”

四人中的女性做出了回应,她的脖子前还挂着一个军用望远镜。

“她说的没错,地上有人来过的痕迹,难道是遇到同行了?”

另一人说道。

“沈月,你听他们说,他们是我们的同行。”

顾云正准备从雪丘后面出去向四位同行打声招呼,却被沈月一把拽了回来,“嘘,顾云哥小声点,我们的同行可不会带着霰弹枪跑来这里除灵,那是美洲猎魔人的做派。”

然而这四个说起话来,显然不是美洲人。

沈月话音未落,四人的交谈声又传了过来。

“不要紧,他们只有两个人,如果到时候他们想和我们抢生意的话,直接干掉就是了……啧,就和上次那个喜欢多管闲事的电工一样。”

Tags:
9月 14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