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争摇摇头道:“陛下误会了,臣只是打个比方。陈子龙自然也不是首辅的合适人选。”

朱慈烺听吴争否认,脸色缓和了一些,他不解地问道:“朝中除了钱谦益、陈子龙,还有谁适合首辅……呃,大将军是想举荐太傅钱肃乐吧?”

吴争依旧否认道:“太傅是臣的岳父,论品性、才能,确实能胜任首辅之职……虽说内举不避亲,可太傅毕竟是臣的岳父,臣总还得避嫌不是?”

吴争的这个否认,让朱慈烺脸色更加和缓起来,“爱卿能识大局,朕心甚慰。那爱卿究竟何意?”

吴争决定先谈罢免钱谦益的事,于是道:“钱谦益卖官鬻爵、贪脏枉法、内外勾通、为祸朝堂……论罪当斩。”

朱慈烺的脸立马就黑了,吴争说的是事实,可问题是这些,他都知道,这本就都是他点过头的事。

吴争这等于是对着和尚骂秃驴啊,脸能不黑吗?

“朕不允。”朱慈烺强忍着怒火,冷冷道。

吴争道:“陛下自然可以不允,但臣也有权在朝堂之上弹劾。”

这话确实没错,吴争就算不封王,以他镇国公的爵位,掺和内阁不合律法,可弹劾不法、纠不臣,足矣。

朱慈烺愣了许久,生生憋出了七个字,“钱谦益乃朕肱股。”

吴争道:“若钱谦益只是陛下一个弄臣,臣反而可视若未见。可他若是义兴朝的首辅,臣不能当作不见。”

温馨小屋里的可爱粉嫩美女写真

朱慈烺沉声道:“朕如若不准,你又当如何?”

是,朱慈烺有这个权力。

吴争道:“陛下想替钱谦益背这个黑锅?”

朱慈烺沉默,他瞪着吴争不说话。

吴争道:“朝堂之上,恐怕没几个人不知道钱谦益卖官鬻爵之事,没有人立即弹劾,只是因为顾及陛下颜面。可怨意积累到一定程度,就算陛下到时想拦也拦不住了。”

朱慈烺道:“朕知道,是陈子龙在暗中串连,与朕作对……朕不轻饶他。”

“不轻饶?杀他?陛下若是能杀,早在陈子龙谋划政变时就杀他了。朝堂之上,至少有三成官员是他的故旧心腹,陛下杀陈子龙,等于自毁根基。”

朱慈烺怒道:“朕可以罢了他的官,将他逐出京城……谁要敢附从,一并黜落。朕不信,谁还有胆敢从他?”

“我。”吴争平静地说道,就象是在回答一个关于谁饿了的简单问题。

朱慈烺目光收缩起来,如同一根针。

“你在威胁朕?”

“陛下要这么认为,那臣就只好承认了。”吴争依旧平静,目光平视着朱慈烺。

“朕若不应,你就会起兵造反?”

“那不叫造反,陛下。”吴争淡淡地说道,“那叫清君侧。”

清君侧?历来清君侧清得都是君王自己,朱慈烺焉能不懂。

朱慈烺厉声道:“朕麾下尚有七万大军。”

“兴国公仅剩八千人,夏完淳八千,廖仲平的京卫不足二万,陛下禁军六千,其余三万是刚刚征召的新兵……我不明白,陛下哪来的如此自信?”

“朕可以先杀了你。”朱慈烺咬牙切齿道。

吴争竟点点头道,“可以,陛下做得到。前提是陛下已经做好与我同归于尽的准备。”

赤果果地威胁,偏偏朱慈烺竟无法反驳,其实他明白吴争的意思,号称的七万大军,如果真吴争一声令下,真正肯为自己卖命的怕不到一半。

朱慈烺自然是不想与吴争同归于尽的。

吴争看着朱慈烺涨得赤红的脸,叹息道:“陛下是明室正朔,以先朝太子名份登基,收复失地、重振大明是陛下的心愿,陛下也说了,要做个明君,明君怎么能和卖官鬻爵这等丑事沾上关系呢?既然现在有合适之人背锅,陛下又何必执拗呢?”

朱慈烺赤红的脸慢慢平复下来,他声音依旧急促,“钱谦益是朕的心腹,若朕将他弃之不顾,日后还有谁肯为朕效力?”

吴争有些惊愕,“那就请陛下在江山社稷和钱谦益之间选择吧。臣告退。”

不等朱慈烺有所表示,吴争拂袖转身。

背后传来朱慈烺的声音,“谁……能接任首辅?”

吴争心中叹息,既想做好人,却没有那份能耐,抗又抗不住,三心二意,怕是连坏人都做不成啊。

吴争转身道:“原隆武朝首辅黄道周可胜任。”

朱慈烺大惊,瞪眼道:“此人不可用。”

吴争道:“陛下无非是担心黄道周与先帝有积怨罢了。其实陛下不必担心,黄道周既然能真心辅佐隆武帝,说明他对明室并无怨恨,况且先帝之后也曾下旨召回黄道周,是因义军占领河南,才不了了之。”

看了一眼朱慈烺,见他脸色不再激愤,吴争道:“况且,如今的内阁也不如从前,长公主监国时,内阁决定一切军政事务。如今陛下登基,内阁不过是承陛下旨意办事。当然,首辅的权力倒是相对大了许多,可陛下试想,如连首辅都只知道迎合圣意,不能劝谏、纠正陛下的失误,这朝堂上只能是一群只懂得察言观色的弄臣罢了,谈何励志图强,实现北伐大业?”

朱慈烺想了想,终于叹气道:“钱谦益……可罢去首辅之位,可依旧是阁臣。”

吴争摇摇头道:“钱谦益不能留在内阁,须罢官去职,但可以不追究其罪。”

“可以除首辅、阁臣,但须保留其户部尚书职。吴争,这是朕的底线。户部一摊子事,皆在钱谦益的掌控之中,临时换人,怕会一团糟糕。”

这就是讨价还价了。

君臣二人显然没有保持礼仪的自觉,倒象是菜场的商贩和顾客。

吴争能猜到,很显然这一年中,皇帝和钱谦益有许多不可告人的事,尤其是户部,更是一笔外人无法窥探的糊涂帐。

可这不是吴争想追究的事,吴争想了想,道:“臣遵旨。”

朱慈烺道:“一会大朝会,朕不想场面太过尴尬,望大将军约束陈子龙等人。”

吴争苦笑道:“陛下是高看臣了,若是太傅和都御史,说不定还能给臣一个面子,陈子龙……呵呵。”

看朱慈烺脸色不虞,吴争只好应道:“臣尽力就是。”

Tags:
9月 14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