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夜殇眯起了眼,“说!”

“大哥,我觉得见死不救,会不会太伤蓝草的心了?还有,小嫂子都已经找上黛儿了,我要用什么借口回绝她呢?”

夜殇勾了勾唇角,“自喻聪明,还需要我教吗?”

葛柒失笑,“大哥,我本来就聪明,何来的自喻?”

夜殇忍不住乐了,“还说,自夸自己天生就聪明不是自喻?”

葛柒对自己这个有时候有些冷幽默的大哥很是无语。

他抚额,“大哥,我能理解为什么阻止去救蓝烨,因为担心这个老头子醒来会阻碍和蓝草的关系,对吧?”

“也许吧,但就算他醒来,也改变不了我和蓝草的关系。”夜殇黑色的眼眸里透露出一股坚定。

“大哥,我可要提醒,经过金浪、萧鹰等人的干扰,以及现在听说还多了个欧阳清风,如今凤凰岛上的黑、白、金三大家族都已经注意到蓝草的存在了,要重新考虑一下怎么安放小嫂子的未来了,不然等这些关注小嫂子的人有动作的时候,就会变得被动了。要是小嫂子通过其他人的嘴里知晓了她的身世,她必定会对有所警惕……”

听着电话里葛柒一番好言相劝,夜殇冷冷的打断他,“这些无需担心,考虑到的,我同样考虑到了,并且有了预案,担心的那些事不会发生。”

“大哥,我相信的能力,所以才会请教,我要如何拒绝小嫂子请求我回中国救她外公这件事?”

碎花裙美眉绿野丛林间唯美高清写真

“很容易,就说医术平庸,对于蓝烨的病情无能为力就好。”夜殇淡然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大洋彼岸,葛柒愕然的盯着话筒。

搞什么嘛?

这就是大哥教他的回复?

什么我的医术平庸?对蓝老爷子的病情无能为力?

天哪?

这不是事实好吗?

蓝老爷子的病情其实很简单,不过是被人施了一些小计谋,把老人家气得怒火攻心,结果陷入了之前五年的沉睡状态而已。

只要他给老爷子来一记催眠术,老爷子就会从沉睡中挣脱出来了好不好?

当然,给老爷子施小计谋的人,是欧阳清风还是夜殇本人,他就不是很清楚了。

现在看来,这两个人都不希望蓝烨醒来,所以他们是共犯。

“咚咚咚。”葛柒正在哀嚎的当头,房门被人用力敲响。

听着这熟悉的敲门声,他更加头疼了。

宫捌这个情痴又来催他了。

催什么催?

在当下科技泛滥的时代,要想把一个几乎呈现“尸体”状态的病人弄醒,那可不是一般的技术活。

一旦手术成功,那必定是轰动世界的医学事件好吗?

“葛柒,别以为小子把自己关注房间里不出来,我就拿没办法,听着,再不开门,我就要用炸药把门给炸了啊。”

门外,宫捌暴躁的放话威胁。

葛柒仰天长叹。

为了不让这个越来越暴躁的家伙干扰自己的研究,他和伯恩把自己锁在地下室的实验室有一个星期了。

这样一来,就把宫捌阻挡在实验室外面,没办法进来陪伴在冷库里的小薇了。

所以这厮才会这么不满。

可没办法,冷库里的温度可不是一般人能长久待下去的,要是放任宫捌在里头长久的陪伴小薇,怕只会小薇没有醒来,这家伙就要被冻死了。

“怎么了?宫捌又下来了?”伯恩睡眼惺忪的从卧室走出来。

葛柒点点头,“这里就我们几个,除了他还会有谁这么撕扯着喉咙兽吼?”

“唉……”伯恩叹了一口气,”想看小薇,通过监控画面就随时能看到,为什么偏要亲自进去冷库呢?”

葛柒笑笑,“也许,我们都不是宫捌,也没有所谓的轰轰烈烈的爱情,所以无法理解他的心境吧。”

“也许吧。”伯恩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很主动的前去开门。

门打开的一刹那,门外的宫捌就一支枪口抵在了他额头上。

伯恩举起双手,挑眉揶揄,“怎么?宫捌,这支枪是为我准备的?”

宫捌一看是他,立马就把枪收了起来,面露恭敬,“抱歉,伯恩先生,我不是针对,我以为来开门的是葛柒……”

伯恩脸色一沉,“不管是谁,都不可以这么莽撞,要知道这里是实验室,一个粗暴的动作就有可能把我们辛苦研究出来的成果毁灭,明白吗?”

宫捌歉意的点点头,“伯恩先生,对不起,我没有考虑到这些,过于莽撞了。”

对于伯恩这样一个老前辈,又是小薇的救命恩人,宫捌一直都对他很尊敬,因此只要是伯恩说的话

,他都会表示尊重。

不过,葛柒那就不一样了。

宫捌认定,上次给小薇的手术之所以失败,主要在于葛柒没有完全执行伯恩的手术方案所致。

因此,自手术失败之后,他就跟葛柒扛上了。

在小薇的第二次手术方案上,宫捌不再相信葛柒,甚至要求他退出小薇的治疗研究……

奈何,夜殇不同意,伯恩也不赞同葛柒离开,宫捌只好把对葛柒的不满憋在心头。

可一旦他心情不好,就会开启要干掉葛柒的模式。

比如今天,他不过是想进冷库跟小薇零距离接触,不料却被葛柒毫无商量的拒绝了。

为此,他心口那一记闷火无处发泄,唯有拔枪抵在葛柒头上,他烦躁的情绪才稍稍得到宣泄。

看着宫捌在伯恩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葛柒笑了。

他走过去,从宫捌手里一点点夺下那支黑色的手枪,用枪柄戳了戳他的心窝,“宫捌,我很好奇,若小薇醒来看到如此的暴躁易怒,说,她还会爱上吗?”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让她早日醒来,否则我真的会一枪爆了的头。”宫捌冷着脸,反手又把枪夺了回来。

葛柒往后退了几步,远离这戾气的漩涡。

他和伯恩对视了一眼,说,“宫捌,我和伯恩商量过了,小薇的第二次手术方案的研究,我们打算邀请外援参与……”

“不可以!”宫捌想也不想的拒绝,“绝对不可以让陌生人接触小薇,绝对不可以!”

Tags:
9月 13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