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心看着毛豆豆片刻间停顿了数秒,不料新月就冲上前去,而新月的心中虽说不可缺少的就是水晓星,她对水晓星的爱也从未改变过,但新月此刻想的却是自己的母亲静平,这一点到是与水晓星一样,小时候的那些回忆现在依旧历历在目,虽说静平已然不再人世,但新月与她母亲静平心中的这段桥,谁都是无法摧毁的。

当新月走过花道西时,毛豆豆说道:“苏心我先过去,若我无事你再过去。”

毛豆豆与苏心的感情一项很好,她也担心苏心没有法术会出事情,这才走到了苏心的前面,可毛豆豆心中会想着谁呢?会是她心爱的水晓星吗?会是她的师父毛十三道长吗?除此二人之外那就只剩下苏心了,难道是苏心吗?

其实都不是,毛豆豆心中的那些情是痛苦的,她知晓在场的所有人当中,都有过自己的母亲,虽说有的人母亲已然不在,但从小他们都还见过自己的母亲,得到过母亲给的爱,可唯独自己,竟然连亲生母亲是谁都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毛豆豆只能在别人那里看到再学到,可永远都享受不到。

此刻毛豆豆心中最想见到的就是她的母亲,她时常在心中虚拟出一个人物,认为那就是她的母亲,她的母亲就是那样的人,故而毛豆豆与她心中刻画的母亲是有情感的,同样这心桥也是从毛豆豆懂事起就从未改变过的,也就是这样毛豆豆也成功的走了过花道西,现在唯独剩下苏心还未行走,林姚此刻似乎有些焦虑了,她不知晓苏心为何没有跟上自己,心中不时还有些愧疚,听她说道:“糟了!我是不应该着急过来的,现在那边就剩下苏心,不知苏心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晓星哥这可咋办?”

“林妹子先别急,这也不能怪你,有些事是只能靠自己的,我想苏心会成功走过来的!”水晓星未加思索的就回答了林妹子,不过还是无意间安慰了林妹子一下。

林姚仰头看了一眼晓星哥,心中似乎平静了许多,可苏心心桥对面的那个人究竟会是谁呢?林姚猜想想必那个人应该就是自己的晓星哥,是晓星哥救苏心在先,这才让苏心阴差阳错的得到了重生的机会,不过在苏心的心中,水晓星只是她心中的一部分,她不敢奢求与水晓星在一起,她更希望自己的好姐妹林姚可以与水晓星在一起,不过那种爱也无非百年,百年后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所以苏心心中的这段桥是为水晓星与林姚搭建的,她对水晓星有情,同样也对好姐妹林姚有情,她甘愿作为一个旁观者,默默的为他们祈祷,却从未想过得到一丝回报。

虽说与情有关,可问题的严重性即将随之而来,苏心还不曾知晓,这并非是苏心她自己心桥,因为苏心的心桥曾经是断裂过的,从与父亲与母亲的情,在她死去变为鬼魂时就曾断裂过,她与水晓星的情再得知自己不老不死之后又断裂过,也是因为百年后她不想看着水晓星死去,再为了林姚,自己就更加不能去爱。

为何大脑袋可以想着让大家都活着,就可以安然无恙的走过花道西呢?其实原因也很简单的,大脑袋从小喜欢吃和睡,他的心中可以说毫无琐事,但他从小就有一个愿望,他希望自己身旁的人都会长命百岁,这就包括了水晓星与林妹子等人,因为只有他们在才会让大脑袋无忧无虑的去生活,可见大脑袋的心桥很大,可以容纳他周围的所有人,单看水晓星天天喊大脑袋起床这件事,想必大脑袋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么大脑袋还能不希望水晓星活着。

回看苏心,她此刻已经走向花道西,可当她右脚迈入溪水当中时,却未曾想葬花道桥并未出现,苏心十分诧异,此时收脚已经为时已晚,她的鞋底一下子就触碰到了溪水,可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苏心的鞋子并未直接踩踏到溪水当中,而是正好踩到了溪面上,不过即便是这样,说明苏心还是触碰到了溪中的水,只听毛豆豆焦急的喊道:“不好!苏心踩到了溪水!”

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林姚焦急的险些冲了过去,若非有水晓星拉着,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听她喊道:“苏心!苏心你没事吧!”

游乐园少女

苏心此刻的注意力并非在林姚等人身上,而是在自己的脚下,她看着自己的脚下,倒也听到了大家的呼喊声,苏心见无事,自己也未掉入溪水当中,这才说道;“大家请放心,我暂且无事。”

可苏心心中也很害怕,走在水面上而不沉入,这真是前所未见之事,新月的观察力极强,见她指着溪水说道:“奇怪了!溪水怎么不流动了?”

如此宽的溪水自然少见,若是按常人来讲,称之为河水也不足为其,但河与溪还有许不同之处,就是水的宽度与深度,如此宽的溪水倒也可以称之为河,不过如此浅的河也是少见的,也正是因为水晓星之前等见到过很窄的小溪,其样子大同小异,可均未看见源头出自何处,那么先见为主也自然就称之为溪了。

即便水晓星等人称呼的对也好,不对也罢,但还是说中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花道西中的水是从滴间泉中以人间泪所化而出,且无人知晓滴间泉在何处,如此诡异的泉这一刻也许就在这条溪水的上游,下一刻它兴许就会出现在水晓星等人的脚下!

当苏心向溪水中迈出第一步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所有人都不知晓这是为何,为何溪水会停止了流动!

苏心整理了一下心态,见她又大胆的尝试迈出第二步来,只听毛豆豆说道:“苏心要走了,不知第二步会有何事发生?”

大家均为做出回应,只见苏心将左脚迈入溪水当中时,天色突然大变,原本晴天变得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可就是不见雨滴掉落下来,林姚惊恐道:“晓星哥这事怎么回事!”

天色如此突变,这可是又一次惊动了姬家二姐妹,妹妹姬茗月问起说道:“姐姐!天色怎会如此?妹妹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过!”

姬灵月急忙走出茅屋,妹妹紧随其后,二姐妹来到茅屋前仰望着天空观察了许久,妹妹姬茗月知晓似乎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自己的阅历不如姐姐,倒也不知将要发生何事,只好等着姐姐的答复,可又见姐姐姬灵月不时皱起眉头,看来情况似乎要比想象的严重了许多!

姬茗月不敢打扰姐姐想事情,故而也未曾追问,突然姐姐姬灵月就捂住了妹妹的手,而且捂的很紧,听她说道:“妹妹我也不知这是为何?此事姐姐也从未遇见过,不过妹妹不要害怕,无论怎样姐姐都会陪着你!”

姬茗月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嗯!妹妹永远陪着姐姐!”

而那边水晓星说道:“这似乎是天劫,不过还与天劫有所不同,我也实难说得清楚。”

当年那神龙渡劫或遇天劫时,天空的确出现过如此情景,但随之就是狂风暴雨骤降,如今天地昏暗且无风无雨,想必阅历极高的毛豆豆也实难说出一二来。

苏心已经大胆尝试走出了第二步,她着实的吓个不轻,再加上天地昏暗电闪雷鸣,那雷声之巨大震慑山谷,似乎是天了发威,怎会让人不惊!可苏心那小胆子几乎都快捂着耳朵蹲了下去,见苏心捂着耳朵又咬着嘴唇,她狠下心来,接着又向前迈出了一步……

不料神奇的事情又再一次发生在众人的眼前,见那百色水滴缓缓浮出溪面,其五颜六色飘向苏心,接着又围绕在苏心的周围,苏心此刻在昏暗的天地间,瞬间就变成了焦点,那些百色水滴不停的围绕着她,她仿佛就像一位刚刚降世的天仙,神秘间还带有这一种美,只是那种美无人敢靠近!

“晓星哥你说的那溪水变为百色,为何会围绕这苏心旋转呢?真的好奇怪?”新月眼巴巴的问道。

水晓星这个人对新月非常的有耐心,听他说道:“新月你看那些百色的水滴极其的诡异,我暂且也只能用法术将百色水滴悬浮与空中,却也做不到将其围绕在自己的身旁,或许是这些水滴与苏心有些渊源吧!”

“好奇怪?百色的水滴与苏心又会有什么原因呢?”新月接着问道。

每次水晓星有耐心的讲事情给新月听时,林姚都会有许不高兴,因为水晓星很少会这么有耐心烦的去讲事情给林姚听,这其中原因其实还有很多的,只听水晓星说道:“我想应该是苏心得到一滴血之后的缘故,她不会老去又不会死去,想必这溪水拿苏心也毫无办法,并不会吸取到苏心的魂魄。”

“晓星哥我也想象苏心那样,”新月嬉笑着说道。

林姚可是实在听不下去了,听她说道:“新月我看你还是别想了,还想得长生,我的晓星哥可是办不到!”

“林姐姐,人家只是说说啦!又未想真的像苏心那样不老不死,若晓星哥不陪着我,我活着那该多无聊呀!”随之新月又转头看着水晓星笑了笑,看来新月说的这番话还有气林姚的意思。

Tags:
9月 13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