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飞雪一双美眸,异彩连连,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用双指夹住剑锋的男人。

作为天海校花,她还是第一次像普通女生那样,露出星星眼,一脸崇拜的神色。

此刻的陈轩,在她眼里实在太帅气了!

这个男人,值得让她一生一世为之倾心!

“、这是什么武学?”皇甫剑凌失魂落魄,怔怔的问道。

陈轩微微一笑:“难道没听过,灵犀一指吗?”

“那只不过是杜纂出来的武学!”皇甫剑凌强行压制震骇之请道,“的武功,已经如此强大,何必还要隐藏身份?难道羞辱我皇甫剑凌很好玩吗?我剑皇宗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陈轩哑然失笑道:“明明是想斩杀我于剑下,怎么现在却说我欺负们剑皇宗?原来剑皇宗的弟子,都这么蛮不讲理的么?”

“哼,辱我宗门,我虽实力不如,但也要和决一死战,以捍卫我剑皇宗威名!”

皇甫剑凌眼神发红,已经无法再保持冷静理智。

陈轩刚才鬼神般的手段,彻底击溃了他二十多年修炼古武的信念。

因此,当陈轩收回手臂的时候,皇甫剑凌状若癫狂的出剑了!

东方美人 性感极致诱惑

二十多年苦修的无数剑皇宗剑招,全部施展出来,劈头盖脸的向陈轩刺去。

陈轩眼神淡漠的摇了摇头。

这个皇甫剑凌的剑法已经凌乱得毫无章法,再无古武界名门大派的风范。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陈轩右手化作剑指,朝着皇甫剑凌的凌云剑,凌空一划。

咻!

一道气劲爆响在两人中间炸开。

紧接着,一声细微的兵器断裂声传进皇甫剑凌的耳朵。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凌云剑,被陈轩凌空剑指一化,就断为两截,一截剑锋掉落在地,发出清脆却让他感到刺耳、尖锐的声音。

这一刻,皇甫剑凌心头在滴血,心脏绞痛,双目布满血丝,眼中满是癫狂、痛苦、恐惧、震骇。

他师尊赐予他的绝世宝剑,就这么被陈轩打断了!

“啊!”

皇甫剑凌仰天厉啸,披头散发,再也没有之前冷傲、冷肃、目空一切的姿态。

随即,他眼中浮现浓郁如实质的杀气,和凶光,向陈轩看来。

“我要杀了!”

皇甫剑凌怒吼一声,向陈轩扑来,疯狂的出掌。

陈轩没想到他突然陷入癫狂,但已经失去先前的威胁性,随意的伸出一只手,啪的一下给了皇甫剑凌一巴掌。

皇甫剑凌顿时被打飞出去,摔在皇甫材面前。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不可一世、盛气凌人的皇甫家少家主,竟然被人打了一巴掌,他皇甫家雄踞江南,也有被人掌掴羞辱的一天!

皇甫材震惊,愤怒,惊愕,完全呆住了,甚至忘记扶少家主起来。

他怒意填满胸腔,然而却完全不敢发泄,此刻,他对陈轩唯有敬畏,唯有恐惧,这个年轻人,简直比他整个皇甫家都要可怕!

被打了一巴掌的皇甫剑凌,虽然感到羞辱至极,但也不敢发狂发怒,反而被打得清醒过来了。

他心中懊悔自己刚才不顾一切、还想杀陈轩的举动。

作为古武界的修炼天才,经过刚才一番交手,他哪里还看不出自己和陈轩,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眼前这个比他还小三四岁的年轻人,很可能是和他师尊同一级别的超级古武强者,他刚才的疯狂之举,完全是自寻死路!

陈轩没有一巴掌拍死他,皇甫剑凌已经暗自感到庆幸了。

他还要继续修炼下去,还有前途无限光明的武道,怎么能够因为凌云剑被打断,就把自身性命也交待在这里呢?

一阵后怕过后,皇甫剑凌收起了一切高傲不屈的心念,慢慢站起身来,神色惶恐,语带敬畏的道:“到底,用的什么武学?刚才打断我凌云剑的招法,是一路十分高明的剑招!”

“呵呵,我这是仙人的剑法,信么?”陈轩似笑非笑的说道。

皇甫剑凌喃喃而道:“仙人的剑法,仙人的剑法……”

他眼中渐渐流露出震惊、不可思议之色,难道自己先前的猜测是对的?

如此强大的神通手段,如若不是古武界的顶级强者,那就一定是更高层次的……

“是修仙者!”终于,皇甫剑凌脱口而出,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陈轩双目微微一眯,略带讶异的道:“哦,也知道修仙者?”

“当然知道!”皇甫剑凌听出陈轩有点默认的意味,心中更加震骇了,“修仙者,在我们古武界都是至高无上的大人物,只有实力雄厚的名门大派,才有资格请修仙者做太上客卿,镇守门派,但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修仙者太少了,大多是沽名钓誉之辈,我们剑皇宗寻觅探访数十年,都无法请到修仙者做客卿!”

陈轩一听,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表情,道:“这么说来,修行界还在们古武界之上。”

皇甫剑凌闻言微微一窒,虽然他不想承认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们古武者更强的存在,但他曾经跟随师尊见过,另一个古武界名门大派的修仙者客卿,施展神奇术法,震慑全场,当时在他心目中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当时别说他自己,就是他师尊,都没把握能够战胜那位修仙者,而那位修仙者也被和他们剑皇宗同等级的宗门,高高伺奉,敬若神明。

因此,古武者的地位、实力是无法和修仙者相比的。

好在真正的修仙者,入道高人,比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还要珍稀,因为太过稀少,修仙者甚至无法构成一个完整的修行界。

所以皇甫剑凌认为这个地球上,最强大的隐藏势力,还是他们古武界。

“修行界,我没有真正见识过,但我却见过真正的术法,邪帝,您的出手,不像古武者,也不太像修仙者,我只能猜测。”皇甫剑凌小心翼翼的开口,用上了敬语。

“想见识我的术法?”陈轩傲然而立,声音飘渺,宛若从九天之上传来。

一瞬之间,他的气质就完全转变成遗世独立的陆地仙人一般,同时,缓缓举起了一只手掌。

Tags:
9月 13th, 2021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Closed